只斤

达延汗家族

家族遗传标记为 C-F8536
共祖时间为 600 年前
测基因查看与此家族的关系

家族介绍

达延汗(1472-1517),也称大衍汗、歹颜汗,“达延”系“大元”讹音。北元蒙古大汗,正名为巴图孟克。巴音孟克孛勒忽济农之子。满都海夫人为了蒙古黄金家族的利益,在其7岁时与其成婚,于明成化十六年(1480年)扶其即大汗位,称达延汗。此后,达延汗与满都海夫人一起率部征服瓦剌,讨平兀良哈之乱。成年后他力行改革,平息叛乱,结束了蒙古地区近百年的混战,使蒙古部落重新统一,汗权得到了巩固,并与明朝加强了经济、文化的交流,互派使臣,通贡互市,友好相处。由于他毕生致力于蒙古的统一事业而受到蒙古族人民的颂扬。明正德十二年(1517年)去世,在位38年。

溯源研究

研究对象

C-F8536 下游的孛儿只斤氏

疑似Y单倍群

C-F8536

研究机构

23魔方

研究进程

研究线索

根据23魔方祖源数据库统计发现,在内蒙古存在一个孛儿只斤姓家族。内蒙古的孛儿只斤姓男性用户中 C-F8536 占比是 28.57% 是内蒙古正常水平 1.31% 的约 22 倍,且经过统计学检验,此家族非常显著。据此,我们推测 C-F8536 下游可能存在一个人数众多的孛儿只斤姓家族,这个家族的主要成员分布在内蒙古地区。

研究设计及结果

我们筛选了属于 C-F8536 类型下游来自内蒙古的 4 个孛儿只斤氏家族以及数个其他地区的非孛儿只斤氏家族共同细化研究。

sample (2).jpg

结果发现来自内蒙古的 4 个孛儿只斤家族均属于 F8536 下游,F8536 约于距今 600 年前分为至少四支,呈多叉状分化,可能对应一个在元明之际有过迅速发展的蒙古族孛儿只斤氏家族。

分布比例及姓氏构成

我们将 C-F8536 等下游位点设计至芯片中作大范围的人群筛查,C -F8536 类型下蒙古族占比接近 90%,为典型的蒙古族类型。推测 C-F8536 类型大约占到中国男性人口的 0.018% 左右,约有13万男性后裔。该类型超过 80% 的人口分布在内蒙古境内,约占内蒙古人口的 1.31% 左右,在新疆(0.25%)、辽宁(0.03%)、北京(0.03%)等地也有一定分布。在内蒙古境内以锡林郭勒盟(4.74%)为中心,在临近的通辽市(2.02%)、赤峰市(1.78%)、兴安盟(1.35%)、呼伦贝尔市(1.23%)等地人口中均占有较高的比例,在偏西的巴彦淖尔市(0.51%)、呼和浩特市(0.45%)、鄂尔多斯市(0.37%)、包头市(0.36%)一带亦有一定分布。在锡林郭勒的西乌珠穆沁旗、苏尼特左旗(11.11%)两地人口占比超过 10%, 在西乌珠穆沁旗占比高达 25.71%。在东乌珠穆沁旗(8.7%)人口中占比亦较高。该类型下,以孛儿只斤氏(汉字为蒙语音译,又写作“孛尔只斤”,“博尔只斤”等)占据绝对优势,约占该类型人口的 26.83%,其余鲍(12.2%)、包(7.32%)、宝(7.32%)、白(2.44%)、巴(2.44%)、奇(2.44%)等姓氏亦多源自孛儿只斤汉化改姓,共计约有 60% 的人口仍姓孛儿只斤或相关汉姓。此外还有乌、图、别力古努登、克烈、买买提、斯、绍、巴拉奇如德、吴、查汗、哈哈奴德等姓氏。

附注

孛儿只斤源于蒙文音译,为成吉思汗家族的姓氏,亦作“乞颜·孛儿只斤氏”,又译博尔济吉特氏、博尔济吉忒、博尔济锦、孛儿吉德、孛儿吉根、孛儿吉济锦、博罗特、包罗、布儿赤金、孛尔吉等,后又有改姓鲍、包、奇、宝等,亦有沿用此姓者。C-F8536 下游的蒙古族人口比例和孛儿只斤以及其相关姓氏都表明 C-F8536 与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紧密联系,结合姓氏渊源和单倍群分化时间推测,C-F8536 可能与孛儿只斤·巴图孟克(即达延汗)对应。达延汗(1472-1517)的生活年代与 F8536 的分化时间非常接近,达延汗有十一子,亦与 C-F8536 目前呈现的至少四叉分布以及其后裔的人口规模较为一致,因此推测 F8536 较可能对应达延汗家族,实际情况尚需古 DNA 验证。

由于检测的样本有限,C-F8536 下各地孛儿只斤氏后裔的谱系关系、C-F8536 始祖的精确年代仍待进一步确认,因此需要更多的用户参与“父系深度检测”,以完善家族谱系树。我们将继续关注该支系的分化、分布、姓氏、家族历史等信息,并作适时更新。

完善家族研究所需样本数

3/9

所属姓氏专题

相关家族推荐

测基因找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