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2018年9月3日将举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8月30日至9月5日寄往北京的顺丰快递,必须要填写真实姓名。
这是一个猴子变成人的故事

二十三魔方祖源团队 丨 2017年05月04日

你知道吗,世界上这么多的猴子和猩猩,它们和人类的亲缘关系是不一样的。现在开始祖源分析~


我们先从两栖纲说起。两栖纲的老祖宗大概诞生于3-4亿年前,这是通过基因组的差异估算出来的。当然,也有化石作为辅证。从两栖纲往下划分,依次经过兽纲、兽亚纲、真兽下纲等,才能到灵长总目。


而从灵长总目到现代人,还要经过灵长目、简鼻亚目、人猿总科、人科、人族等层层划分。

屏幕快照 2017-06-04 09.36.46.png


从灵长总目到灵长目 : 海豚和猪是亲戚?

9100万-8000万年前,灵长总目演化出啮齿动物、灵长动物两大类,灵长动物又分化出灵长目、树鼩目等几大类。

何为啮齿动物?就是兔子、鼠、豪猪这一类,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有着四颗不断生长的大门牙,必须要不断磨掉才行。 既然豪猪是啮齿类,那猪也啮齿类喽?我们千万不要犯了望文生义的错误,其实猪连灵长总目都不算,它们属于劳亚兽总目,而且,🐷和鲸鱼、海豚才是真正的亲兄弟,它们都属于偶蹄目动物。 其实,中国长江流域很多地方就有把江豚叫做江猪的习惯,我们人民还是很聪明的,很早就发现它们相像了(好像吃起来味道也很像?这里提醒一下,江豚是国家保护动物,千万不能吃哦),不像歪果仁,弄了这么多年才理清楚。  因为豚类在进化史上,有过著名的二次入水,5000万年以前它们的偶蹄目祖先可是在岸上生活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又跑到水里去了,但是胎生、肺呼吸等特征等哺乳动物等特征都保存了下来。

而另一大类——灵长动物下面的灵长目,就包含了各种猴科和人科。所以,到了这一层,大家就熟悉多了,因为我们从小就知道“人是从猴子变的”,尽管这种说法是违背进化论的——进化论明明说的是猴子和人有共同的祖源,怎么传着传着就成了人是由猴子变的?  


从灵长目到简鼻亚目

8000万-5800万年间,灵长目下面又分化成了两大类——简鼻亚目和原猴亚目。

原猴亚目,包括狐猴、懒猴等猴子。

所谓简鼻亚目,就是鼻子和上嘴唇是分开的,也是我们人类所在的一个类别,不过这个亚目下面还包括各种各样的猴子和猩猩,范围还大得很。


从简鼻亚目到人科

5800万-3300年前这段时间,简鼻亚目又分化出不同类别,包括卷尾猴科、猴科、长臂猿科、人猿总科。

人猿总科和各种猴科的主要区别在于人猿是没有尾巴的。

而3300万-2000万年前,人猿总科又分成了人科、猿科两大类。

也就是说,到了2000万年前,人科总算是出现了。那些猴子,什么眼镜猴,蜘蛛猴,金丝猴,还有长臂猿和狒狒,终于和我们 say goodbye 了。 

不过,别急着高兴。大猩猩、黑猩猩在哪呢? 对头,它们还在人科里。以往的动物分类把它们放在单独的猩猩科,这是不对的,现在科学家们通过基因组比对,发现2000万年前人类和猩猩还是一家,不能认为它们是猩猩就看不起它们,这是血浓于水的事实呀。


从人科到人族

如前所说,猩猩和人都属于人科。而猩猩也是分很多种的,印度尼西亚的红毛猩猩和人类老祖宗分开的时间比较早,大概1600万年前就分家了,之前发现的腊玛古猿化石,那个不是人类的祖先,是红毛猩猩的祖先,所以在没有搞清楚谱系树的情况下真的会乱认祖先啊。而大猩猩和人类老祖宗分开的时间稍微晚点,是800-1000万年前。

而人类和黑猩猩直到500-600万年前还是一家,它们都属于人族。有研究说人类与黑猩猩基因组相似度高达98.7%,这是不准确的,因为采用不同的比较方法会得出不同的相似度,有的结果才70%。但不管怎么说,黑猩猩是与人类最亲的动物无疑,连长相也最相似,不信你看:


屏幕快照 2017-06-04 09.36.53.png


而且,经过培训的倭黑猩猩还能做饭!据说智商可达10岁儿童的水平,是人类以外最聪明的动物了。


从人族到匠人

人族出现后,分化出地猿属和南猿属,地猿属就是黑猩猩的祖先,而南猿属则是现代人的祖先。

到了230万年前,南猿中分化出了能人。能人,顾名思义,就是比较有能力,他们会用木头和石头制作简单的工具。到了190万年前,能人里面又分化出了匠人,而其他的能人在150万年前就灭绝了,为什么灭绝呢,因为跟不上时代了。匠人比较厉害的地方在于它们制造的工具更加精细了,狩猎和采集食物的本领提升了,所以得到了扩张。


屏幕快照 2017-06-04 09.37.01.png


从匠人到海德堡人和直立人:北京猿人有48条染色体?

匠人在190万年前出现后,快速得到扩张,而170万年前从匠人里面分化出了直立人,他们一部分到了亚洲,我国的北京猿人、蓝田人都属于直立人。留在非洲的匠人则分化出了海德堡人,他们是120万年前出现的,海德堡人就属于传统上的智人了。

现在问题来了:北京猿人有没有在中国留下后代? 

了解过现代人起源的肯定会持否定的答案,问题在于,难道一点基因都没有留下来吗?

我们应该先思考一下:500万年前,黑猩猩和我们还是一家,可是黑猩猩是48条染色体,那么人类祖先是什么时候变成46条的呢?  是从400万年前的南猿开始的吗?


人类和黑猩猩差的2条染色体,其实就在于2号染色体:黑猩猩是2对短的染色体,人类是1对长达染色体。现在有科学家根据染色体融合的速度,推算出2号染色体融合的时间在120万年前。这说明了什么?120万年前不就是海德堡人出现的时代吗?那么,而北京猿人的祖先直立人是170万年前分出去的,和海德堡人已经是2个物种了,存在生殖隔离,根本无法通婚,最多也就像驴与马交配生出骡子一样,不可能在现代人中留下基因的。 这个时间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但北京猿人有48条染色体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从海德堡人到现代人:高富帅进化到矮矬穷?

120万年前出现的海德堡人是典型的“高富帅”,身高有195左右,比现代人的平均身高还高很多。有人会问了,人的身高怎么越进化越矮呢,这不是倒退了吗。

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你认为身高变高才叫进化呢?身高越高就越好吗?显然不是。前段时间不是有学者研究过,身高在168左右的男人平均寿命是最长的。身高太高,可能心血管的负担也会加大,不一定都是好事啊,这叫矮人有矮福。实际上,历史上还有比海德堡人更高的人科动物,就是巨猿,它们已经灭绝了,有3米之高。


海德堡人出现以后,一部分又走出非洲,分化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留在非洲的海德堡人分化出罗德西亚人,罗得西亚人最终演化出现代人。所以,现代人可不只是现代的人,它是一个物种,唯一拥有46条染色体的灵长类物种。


而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呢? 不知道为什么,上天总是眷顾留在非洲的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在欧亚大陆、大洋洲生活数十万年以后,最终难逃灭绝的命运。其中,尼安德特人一直活到2.4万年前才灭绝,它们身上的一些基因传给了现代人,丹尼索瓦人大致3万年前灭绝,也传递了一部分基因给现代人,不过他们都没有留下直系后代,即没有把Y染色体和线粒体基因组传递下去。现代人1%-4%的基因来自尼安德特人,而来自丹尼索瓦人的一般不到0.1%,但有些地方的人例外,譬如新几内亚和美拉尼西亚的人有3-5%的基因来自丹尼索瓦人。


屏幕快照 2017-06-04 09.45.25.png

中国古代10-20万年前的古人类化石,丁村人、马坝人、许家窑人、大荔人,乃至于最近发掘的许昌人化石,不出意外都属于尼安德特人或丹尼索瓦人,也可能是其他的智人,但不大可能是现代人。



现代人走出非洲

前面说了,现代人是智人(海德堡人)的一个亚种,而且是唯一生存至今的亚种。现代人的父系祖先约20万年前在非洲诞生后,开始不断繁衍扩张,并大约在7万年前跨越红海来到欧亚大陆,然后广泛地在各大洲开拓家园。在此期间,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由于不适应大自然的生存法则,约3-2万年前陆续在世界各地灭绝。 目前,现代人依据Y染色体标记位点(SNP)可以划分为若干大支,其中的A和B仅存在于非洲,它们不曾走出非洲;E是走出非洲后又回流到非洲的;东亚人主要是O、C、N等大类;澳洲土著是C和K;美洲土著是Q;印欧人是R、I等类型。而东亚人的O、C、N下面也是分成不同支系的,近的可到1000年甚至500年以内。因此,祖源检测中Y染色体单倍群是重要的祖先印记,不仅可以追溯几万年前走出非洲的历史,还可以查找自己失散几百年的亲戚。


参考文献:

Meredith RW, Janečka JE , et al (2011) Impacts of the Cretaceous Terrestrial Revolution and KPg Extinction on Mammal Diversification.  Science, 334(6055) : 521-4.


Rogers J, Gibbs RA (2014) Comparative primate genomics: emerging patterns of genome content and dynamics. Nature Reviews Genetics, 15 (5) :347-59.


Reich D ,et al (2011) Denisova Admixture and the First Modern Human Dispersals into Southeast Asia and Oceania.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89 (4) :516-28. 


Gokhman D, Lavi E, et al (2014)Reconstructing the DNA methylation maps of the Neandertal and the Denisovan. Science. 344 (6183): 523–7.


Green RE, Krause J, Briggs AW, et al (2010) A Draft Sequence of the Neandertal Genome. Science. 328 (5979): 710–22.


袁媛,李辉 (2010)丹人 DNA 揭示的早期智人的多起源. 现代人类学通讯, 4:e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