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2020

去汉室,入南蛮!小哥寻祖路上的大转折!

哲学家应该是天生的,例如我。

从少年时代就开始思考哲学上的三个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图片6.png

我是谁?这个比较好找到答案。

我要到哪里去?这个得交给命运去安排。

但我从哪里来呢?作为一个实践主义者,我查阅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资料,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我是刘邦后人。

图片7.png 

但是没有家谱,没有传国玉玺,为什么我还坚信自己是刘邦后代呢。因为宗长、宗亲告诉过我:「汉后无二刘」;「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

很多年里,我一直沉浸在「刘汉皇室」、「天潢贵胄」的「荣耀」里不能自拔。

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我,其实大多数人的祖先曾经历过姓氏变更!

23魔方研究表明,因入赘、抱养、赐姓和隔壁老王送福子等原因,每代人的姓氏变更率大约在 2%。

从皇族到路人甲,角色转变得也未免太快了吧。

精神信仰瓦解之后,我决定找到自己的血脉源流!但是却无从下手,因为对于我的家族,找不到任何文字记载,甚至连个家族传说都没有!

图片8.png 

孟子曰:「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小人之泽,五世而斩!」

可我往上数,已知的祖先都凑不够五代!

图片9.png

直到2017年!偶然发现基因检测可以探索祖源。这对于我而言,无异于迷茫中的一线曙光。

立即下单进行检测。检测出来的结果是这样的:

图片15.png

这……是什么意思?

带着好奇,我在23魔方社区中咨询了多位祖源发烧友。被告知,我们这个父系单倍群类型所代表的家族主要分布在中国西南以及东南亚一带。

我竟然是传说中的「南蛮」!

图片10.png

在经历了「我不是汉刘皇室子弟」的短暂惆怅后,我还是从容的接受了这个结果。并重新拾起了好奇心,继续对家族的探索。

由于我所在的 O-F1199 家族的人数不多,所以前期我主要是对上游的 O-F838 大家族进行分析。

在累积了一系列的知识和信息的基础上,我大胆的对我们的族群起源做了几个推测。

在我的研究基础上,很多爱好者就把我们这支称作「山越」,而这一支先人们的经历应该是这样的:

图片11.png

不过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因为数据的不足,我的溯源就一直停留在 10000—3000 年前的洪荒阶段。直到我做了「父系祖源深度检测」,将我的支系进行了细化,再加上23魔方数据库的更新,我终于把对家族历史的追溯拉拽到了 3000 年以内。 

根据23魔方的推算,这位携带 O-F1199 家族遗传标记的祖先大约生活在 2300 年前(战国末期或秦汉之际)的江西地区。

图片12.png 在那个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百舸争流的年代,他以「大仲马」的姿态杀出重围,一口气生了 16 个儿子,并且在 2300 年的时间里繁衍成为总人口达 260 万的超级大族,比朱元璋也丝毫不逊色啊。感谢我的这位超级祖先的存在,不然估计这个世界上就没我什么事了。

16 个儿子是为了方便理解才这么写。因 SNP 突变并不稳定,平均为 114 年一次,实际上可能几十年就发生一个突变,或者两三百年才发生一个突变。因此 F1199 的 16 个子代支系,并非真的是 F1199 的 16 个儿子。这一点请注意甄别!

但这还不是我能清晰追溯到的最终结果,惊喜的还在后面

后来23魔方发布了对 O-F1199 支系「邹氏家族簇」的研究。

图片13.png 

分析结果显示,邹姓广泛分布在 F1199 的「16 个儿子」之下。换句话说 2300 年前的这位祖先很有可能姓邹。

另外我通过「父系祖源深度检测」测出来属于 MF3114 这个支系,这一支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属于「喻氏」为主的一个支系。也就是说在 1960 年前,我们家有可能改姓过喻。 

好巧不巧,我竟然搜到了一个叫「喻猛」的人,他的生活年代和 MF3114 的存在时间几乎完美契合,而且他是江西人,江西也同样是喻姓的大本营。

不过史料记载,他原来姓「谕」,是「谕」改「喻」,而非「邹」改「喻」。但因其他方面信息的高度契合,倒是可以暂时作为一个备选参考。

因为数据不足,喻氏也就只能先按下不表。

不过,另一个问题来了,如果 F1199 姓邹,那他会是谁?南方在那个时代还欠缺开发。国家少,姓氏也少,史料记载更少。

楚国没有邹氏,吴国没有邹氏。但是越国有邹(驺)氏,而且还是越国王室的氏称。(勾践本人是不是邹氏倒没有明确记载,但他的后代中有邹氏。)

想到这里瞬间心花怒放了,难道我是越王勾践的后人?啊,久违的光环又回来了。

图片14.png

顺着这个线索继续探索,越国后代分成了几个支系王国,人口还算昌盛。但从我这个家族的宗亲分化树上来看,越国繁盛的这段时间,我的这一支竟然是一脉单传,似乎有点对不上。不过也不能排除「小概率事件」,有没有鸠占鹊巢的可能?

目前为止,我可靠的血脉祖源信息大致如下:

「菟之先,战国秦汉为邹氏,后汉为喻氏,未审何时为李氏,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后,为卯金氏。」

但是,对于距今 1900 年内这段最为重要的家族历史阶段,目前仍是一团迷雾。或许再过一段时间,有更多的宗亲参与了「父系祖源深度检测」,届时可以用更多的数据一起来厘清祖源脉络。我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

过往历历,血脉延续。迷雾中不时闪现一线明光。二千三百岁来,岂可胜数,安得尽知。先人们一迁湖广,再填四川。纵使姓氏更替,日月流转,血脉犹在,便是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