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2018年9月3日将举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8月30日至9月5日寄往北京的顺丰快递,必须要填写真实姓名。
用药 | 作为“天使药丸”的阿司匹林,还有个毒王兄弟…

二十三魔方基因团队 丨 2017年06月30日

阿司匹林,你应该早就听说过它的大名了。世界上几乎3/4的人都吃过它。

 

这种早在十九世纪末就发明出来的药丸,历经了一百多年,目前依然稳坐在世界医学史三大经典药物的宝座上。它便宜好用,对于解热镇痛,效果好比天使一般。

 

经典背后总是藏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阿司匹林也是正如此。它的传奇历史几乎与人类的文明一样漫长,同时,它还有一个被称为“万毒之王”的兄弟。

 


 阿司匹林背后的“孝子”故事 

 

早在公元前1500年,古埃及的《埃伯斯氏古医集》就记载了用柳树皮、树叶涂抹身体,便可缓解关节炎和背部疼痛。而被尊为“医学之父”的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也曾把柳树皮磨成药粉让病人服用以缓解病人的疼痛,并将这一方法记录在了典籍之中。


1.png

希波克拉底像


柳树皮里的有效成分,就是后来阿司匹林的原型——水杨酸。直到19世纪,一位苏格兰医生才发现和有效提取出了这种物质,它便开始广泛的运用到风湿病、关节炎、痛风的治疗中。


这时,我们要讲的大孝子费利克斯·霍夫曼就要登场了。霍夫曼的爸爸患有严重的关节炎,常年遭受着关节炎的折磨。水杨酸虽然治疗效果不错,但味道苦啊,而且它毕竟是种中强酸,长期服用对于胃部的伤害可想而知。

 

看着父亲饱受胃疼、呕吐之苦,身为药品研究员的霍夫曼决心要改良这种需求和缺陷都极大的药品。通过反复试验,他终于成功地将纯水杨酸制成了纯乙酰水杨酸。


2.png


只是经历了动物实验,霍夫曼便迫不及待的让父亲服下了这种还没上市的药物,结果止痛效果出奇的好,而服用后父亲的胃痛也有所缓解。

 

一开始霍夫曼的发现并没有赢来他所在公司拜耳医药的注意,好在通过层层推荐,拜耳公司最终重视起了乙酰水杨酸这种药物,并为它命名为阿司匹林(Aspirine)。


3.jpg


 

 被纳粹“毒害”的另一发明人 

 

严格说来,阿司匹林并不是霍夫曼一人发明的,发明过程中还有一个被忽视的关键人物——艾兴格林。甚至艾兴格林才是阿司匹林的真正发明者。

 

艾兴格林是霍夫曼的上司,当时的知名化学家。在霍夫曼提取出纯乙酰水杨酸前,他便开始了相关研究。霍夫曼可以说是在艾兴格林的指导下,采用艾兴格林提供的技术思路才能获得成功。


4.jpg

 

然而这项发明非但没有为他带来荣誉,还为艾兴格林带来了牢狱之灾。这是因为对阿司匹林发明者的宣传时间是20世纪30年代,那时的德国是由纳粹统治着的,而艾兴格林恰好是犹太人。统治者当然不愿意承认这项伟大的发明是由犹太人完成的,于是便把这个至高的荣誉给了霍夫曼。


5.jpg

被纳粹迫害的犹太人

 

为了堵住艾兴格林的嘴,在后来纳粹还将76岁高龄的他关进了集中营,直到后来被苏联红军解救出来。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名字将在阿司匹林史上抹去时,他在1949年前后重新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没过多久他便去世了,提名的事也就无疾而终。

 

直到过了半个世纪后,英国的一名史学家研究了大量资料后,才在阿司匹林史上,重新添加上了艾兴格林的名字。


 

 阿司匹林的“万毒之王”兄弟 


这个兄弟也是大名鼎鼎,拍胸脯保证你一定听说过,那便是——海洛因。

 

说它们是兄弟,原因是他们从名义上讲,都出自霍夫曼之手。这项称霸世界近一个世纪的毒品,仅仅只比阿司匹林晚出生了11天。在成功提取出阿司匹林后,霍夫曼便投身于新的研究中。这短短的一个月,堪称霍夫曼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


6.png

阿司匹林和海洛因同在一张宣传单上

 

这次,霍夫曼把目标对准了当时备受上瘾问题困扰的药物吗啡。根据提取阿司匹林的经验,他轻松的提取出了二乙酰吗啡。


在动物实验中,拜耳公司发现这种物质的镇痛能力比吗啡高出了4~8倍,他们认为这和阿司匹林一样是医学史上重大的突破。于是他们将这项药物命名为海洛因(Heroin),Heroin在德语中象征着英雄。


7.png

拜耳公司生产的海洛因


海洛因的药效也确实明显,而且医生们发现,这项药物似乎对所有病痛都有效,就这样海洛因在那个年代便被广泛的使用开来。直到海洛因来到美国,瘾君子们放弃了注射吗啡,开始大量吸食海洛因,享受着所谓飘飘欲仙的快感,这才开始了海洛因的“毒王”之路。


后来人们才发现,海洛因的成瘾性比吗啡还强,同时对神经系统有着不可逆的伤害。而这,也将霍夫曼推上了天使与恶魔的审判神台。


-正文完-


一个延伸: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几万年前就开始使用阿司匹林了。科学家们研究了他们的牙齿,发现他们吃过一种用杨树材料制成的药物,而杨树树皮中含有水杨酸,与阿司匹林成分一致,这很可能是石器时代的天然“阿司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