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2018年9月3日将举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8月30日至9月5日寄往北京的顺丰快递,必须要填写真实姓名。
疟疾曾凶险到上演人类历史的鬼吹灯,
<br/>最后却被一个奇怪的贫血症给收了

二十三魔方基因团队 丨 2016年08月20日

要是说到人类的疾病史

那是比鬼吹灯还恐怖的一桩桩大型惨案

好比14世纪中叶,黑死病肆虐整个欧洲

死亡人数估计在7500万人到2亿人之间

一个大陆都快病没了

......

今天要说的比黑死病更惨

疟疾

(malaria)


1.png


历史上,疟疾则才是最为广泛而凶险的传染病之一,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类历史的演进方向。跟想象的不同,除了热带地区、东方诸国、南欧地中海沿岸,就连欧洲西北部、甚至大西洋上的英国也长期受到疟疾困扰。


2.png


 英国人的断头病 


对于英国人来说,疟疾的危害不光在于损害人健康,而且还会间接让人掉脑袋。


3.png


在亨利八世统治时期,全英格兰有57000人到72000人不幸掉了脑袋。亨利八世之所以如此嗜杀,据说和糟糕的健康状况脱不开干系——他长期受反复发作的慢性疟疾影响。在受病痛侵扰时杀掉几个人消消气,无疑是个只有国王才能享受的特殊安慰治疗法。


古人的各种病急乱投医


由于对疟疾的病原和传播途径缺乏了解,古人对疟疾的治疗方法也是相当碰运气。

4.png


还是拿英国人来举例好了,他们一度用罂粟生产鸦片以及听上去非常黑暗料理的鸦片啤酒来抗疟。以今天的医学眼光来看,吃鸦片抗疟疾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5.png


疟疾延缓殖民非洲进程


而打开世界地图,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欧洲人从15世纪发现美洲新大陆开始迅速对美洲进行殖民,但是对近在咫尺的非洲,欧洲人的殖民则要晚得多。


6.png


为什么欧洲人放着家门口的非洲不去殖民,反倒宁可去美洲呢?当然是疟疾在作怪。直到1870年,欧洲人才控制了非洲大陆的10%,而且殖民地局限于沿海地区,至于非洲内陆地区,则靠着疟疾的保护尚未被欧洲人染指。


救兵来了!竟然是一种奇怪的贫血症


地中海地区流行一种奇怪的贫血症,源自一种基因突变。这种疾病被称作“镰刀型细胞贫血症”。


7.png


正常的红细胞&镰刀形红细胞


它使血液输送氧气的能力变弱,而且经常会堵塞各种大大小小的血管,在极端情况下甚至会引发组织坏死,导致生命危险。


按照道理,如此害人的基因突变在长期进化过程中应该是被淘汰的对象。但是事实却与道理大大不符:这个基因突变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印度、地中海地区相当普遍,势力强大。


留它干什么?抗疟疾啊!



8.png


镰刀贫血症KO疟疾,这不是这不是简单的以毒攻毒,这是一场基因的pk。


导致镰刀型红血球疾病的突变是一个常染色体隐性突变。只有来自父母双方的基因都发生突变时,才会引发严重的镰刀型红血球疾病。而对于只携带了单边变异的人来说,他们血液内的红细胞有不少镰刀型的变异细胞,不过正常红细胞仍然可以满足人在一般条件下的生理需求。


但是,他们却因此获得一项神技能——抵抗疟疾。这活生生就是大写的:因祸得福!


9.png


因为,病变的红细胞不光是氧气不爱,疟原虫也不爱。变异的血红蛋白不但难以消化,而且含这种血红蛋白的红细胞相当脆弱,很容易在疟原虫成功繁殖前就自动破裂,致使繁殖失败。因此,携带有一个“镰刀”突变基因,对疟疾就极不易感。


10.png


在疟疾高发的非洲地区,镰刀型细胞贫血症也呈现高发态势。


在疟疾流行的地区,不利的镰刀型细胞基因突变可转变为有利于防止疟疾的流行。这一实例,也说明基因突变是具有两面性的,在一定外界条件下,有害的突变基因可以转化为有利。